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人壽 > 行業資訊

險企加速科技布局 業內人士:若不理解業務則技術無用

  • 時間:2019-12-17 09:15:48
  • 來源:國聯金融

“技術是重要的基礎,但技術要對業務有充分理解,如果不理解業務,技術是無用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向保險業內人士問及保險公司技術與業務的關係時,得到最多的一種答複。

保險公司正在深化金融科技領域的布局。日前,在金融壹賬通赴美上市前後,中國平安戰略入股萬得資訊的消息不脛而走。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此次交易完成後,中國平安和萬得資訊將在金融資訊、數據、創新層麵合作發力。

此前,中國人壽亦對萬達信息情有獨鍾,一再增持,並不排除未來12個月內在估值適當時繼續增持。目前,在萬達信息9人的董事會成員中,中國人壽派駐的已有3人,分別擔任董事長,副董事長、總裁,董事的職務。

保險公司對技術運用的訴求一是“業務+科技”,二是“科技+生態圈”。光大證券金融行業首席分析師趙湘懷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科技強勢滲透金融行業,金融機構對數字化轉型具有迫切需求。”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預計:“保險公司將投入更多的資源去應對供給與需求的變遷,將科技視為保險業務發展的核心驅動力。”

科技為商業痛點尋求解決方案

過去幾年,科技飛速發展,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讓人應接不暇,甚至一些長期從事金融科技領域工作的人也感歎:“一些科技遞進的速度,不要說其他人,我們也要花費好大氣力才能跟得上。”

金融壹賬通區塊鏈研發與業務部總經理陸一帆是中國平安青年科學家的代表,他曾直言:“異類產品經理”更適合自己,因為“我們的首要任務是通過科技手段為商業痛點找到解決方案。”

科技變化如此之快,作為金融機構,如何將這些科技第一時間運用到業務發展中,成為時下最為關注的課題之一。

在近日的“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上,中國人壽副總裁阮琦表示:“對於先進技術,不是在某一點上運用這項新技術,而是在麵上快速運用這項技術,這樣的企業才能走在時代的前列。企業對技術的布局,一定要跳出技術,從信息化本原的層麵進行布局,才能走得更遠。”

當前,保險公司對科技賦能業務、轉化為生產力的需求愈發迫切。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數據化經營”是平安壽險改革工程的重要內容。12月10日,在中國平安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中國平安首席財務官姚波回應稱:“我們預計壽險改革工程需要一年左右可以看到正麵效果,希望通過這項工程實現經營管理智慧化、流程運營數據化、渠道建設精細化、客戶服務個性化。”

中國平安三季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國平安科技業務總收入600.40億元,同比增長33.1%。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中國平安科技專利申請數較年初增加7977項、累計達20248項。

今年初,中國人壽製定了“雙心雙聚”戰略,通過互聯網將所有的職場與所有的一線銷售隊伍連接起來,形成具有中國人壽特點的數字化平台。

在評價這一戰略時,阮琦坦言:“正是因為構建了數字化平台,中國人壽開始走向一個高度扁平化、敏捷性強的組織。運營模式發生改變,任何推動都可以從總部直達一線,而原來的省級、地市級和縣級公司則為一線銷售隊伍提供個性化補充,強大的推動與各地的區域很好地結合起來。”

事實上,入股萬達信息亦是科技國壽三年行動方案的重要舉措之一。而中國平安近年來投資的項目,亦有不少與主業形成強有力的協同效應,比如中國平安收購汽車之家後,提供的增值服務包括:客戶推廣,向平安車險客戶推介汽車之家業務;平安壽險代理人推介汽車之家業務;金融服務,車險、車貸、融資租賃、供應鏈金融等。

平安資本董事長兼首席合夥人劉東表示:“萬得是平安在金融科技產業鏈上的重要布局,後續雙方將在金融資訊領域中的新市場、新產品、新技術方麵共同大力拓展。”

數字戰略、中台戰略和生態戰略

如果從更為宏觀的層麵理解科技對業務的作用,或可從數字戰略、中台戰略和生態戰略三個方麵加以觀察。

在大家保險總經理徐敬惠眼中,數字戰略是經營主線,應貫穿保險公司經營的全節點、全流程。“首先,數字戰略下的數字化轉型不是一個項目、工程或具體工作任務,而是一個主線,它需要保險公司將科技與保險進行深度融合,包括流程以及銷售、運營、管理模式,通常也包括商業模式。這將是一場長期的戰鬥,需要3-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去做一個係統化的變革。”

徐敬惠坦言:“這是對現有業務的自我顛覆,而不是單純的優化,不能簡單地理解為創新和突破。這種質變需要自上而下、全方位開展、全部門協作,不能隻理解為是IT部門和營銷部門的工作。”

時下最受關注的當屬中台戰略。“中台”一詞發源於互聯網公司,反映了數字化原生企業的信息係統架構、組織架構、商業模式的特色。

徐敬惠認為,中台戰略是管理支撐,應保障前台業務與後台資源的高效運作與協同。“首先,中台戰略不是一次簡單的技術變革,還包括業務變革、組織變革和機製變革,需要集合整個公司的運營能力、數據能力和技術能力,驅動業務發展。其次,中台戰略相較於原有中台的定位,更側重對功能模塊的理解與微服務的建設。最後,中台戰略外在表現為解決分散開發和重複投入的問題,核心是實現以客戶為中心的持續規模化創新。在瞬息萬變的市場中,中台戰略為公司的快速試錯,在經濟性和效率性上提供了可能。”

BCG波士頓谘詢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站在消費者角度,傳統的保險業務是一種低頻度、非剛需的商業,因而保險公司傳統上需要極強的銷售能力,或者高度依賴合作機構。為了提升用戶參與度,提高用戶的交互頻度,傳統保險公司在竭盡全力地介入新興的數字化場景,包括車主服務、健康管理、移動支付、本地生活服務、養老社區等。而今天,互聯網的流量獲取成本也越來越高,保險公司很難通過完全自建數字化渠道來觸達數字化消費者,建設開放的保險中台是形成合作夥伴生態的基礎。

事實上,生態戰略是價值邏輯,應在產品協同、服務鏈延伸的基礎上,實現價值的共創共享。正如徐敬惠所言:“在數字化時代,生態戰略已成為最前沿的競爭邏輯和最重要的發展趨勢。”